• 2012-06-27

    点点低低 - [胡思乱想]

    如同喜欢上逃不开点球宿命的英格兰,

    来来回回,

    点点低低。

    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没有烟味,没有是非。

     

  • 2012-04-18

    27 - [胡思乱想]

     

    一直觉得27是个很美好的年纪,成熟度、对自己的认知度都刚刚好,若是能在这一年遇到对的人,无比幸运。

    白羊月里开心的事情一桩桩的,依依不舍中,望欢欣延续~

  •  

    某日聊天才惊觉,原来自己真的已经单了这么久。审视这几年的生活,自由与孤单并存,失落难免。极度丧气时也冲动的发表过不婚的宣言,甚至对这座城市失望。直到有天团子跟我说“……我觉得你不结婚太可惜了。”她也许并不知道,屏幕那端的我霎时红了眼眶。

    “顺其自然”也许是给自己消极被动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逃离也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所以,我想试试更多的可能。Better,Better,Better~

    有时又觉得,单着的这段时间,似乎也逼迫着自己的内心必须愈发强大起来。因为一个人,什么事都要靠自己,受挫时需要不断地找一些安慰自己的理由和方式进行自我修复。在友人中也不时扮演着垃圾桶或是知心姐姐的角色。怎样都好,如能或多或少的传递一些正能量,也是种幸运。

    努力工作,积极生活。若有所得,是种福分;若没有,也并无所失。那么,你还在烦恼些什么呢?

  • 2009-01-04

    翻过这一页 - [胡思乱想]

    除了一份年终工作总结,也没有写些其它什么为08划下句点。于国家,于个人,我所知道的个人,都是交织着太多悲喜的一个年份。

    时间和记忆由不得选择和过滤,而我可以选择说与不说。

    上一个本命年的印象全然模糊了,据过来人说本命年会比较辛苦,但若是多一些辛苦的同时,生活也能多一些闪光之处,多一些可喜的面貌,那么也是值得的吧。

  • 从朝阳到东城,从东城到海淀,穿过灯红酒绿的后海,穿过一条条熟悉或陌生的街道,直到夕阳缓缓沉落,直到夜色慢慢浮现。在一个还能够欣然享受单车的快乐的年纪,还是想记下这样一个夜晚。
  • 2007-10-28

    散记 - [胡思乱想]

    为了吃上热腾腾的早餐,总算在7点半的闹钟响起后按时起床。只有食物才能让人有这么大的动力,人真的只能有这么一点追求吗其实理工餐厅的鸡蛋汤也不是那么那么的美味,只是让我想起了在合肥的时候喝的那种叫“沙汤”的东西(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的……)。有些类似的做法,而且也不及后者物料丰富和美味。但是熟悉的味道,特别想念。

    昨晚在信息楼上网到九点的时候,突降大暴雨。等我收拾完毕赶紧逃离,跑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已经和很多人一起被困在楼里了。以前上班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在包里装一把伞,最近倒不是特别在意了。焦急的等了二十多分钟后电话那头传来孙方方同学温柔乖巧的声音:“我刚刚在洗澡,一会儿我擦一下头发就过来接你哦……”真的是说不出来的感动。看这么晚拎着伞进教学楼的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凝说服了我好久的杭州演唱会最终还是没有允诺。实在是在这个时候下不了决心。但是12月北京的那场,一定会去的!从彼时粗糙的EP打磨到今日的《Stop》、《漂浮地铁》,真的很欣喜这一路以来的进步。上周听887,Lazy afternoon播了小葱的歌,有些意外。不知道是由于太麦更加到位了的宣传工作,还是源自李茜发自内心的欣赏,总之听到自己喜欢的DJ在推荐自己喜欢的歌手的歌,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关注了几期的精品,终于知道了原来大腿的名字叫张瑰宝,百度了一下,原来是很久之前《女友》上一篇关于五月天的文章——《一群唱歌的阿甘》的作者。当时正是迷恋五月天的顶峰时期,很喜欢这篇文章,至今仍存放在电脑里。

    这几天又开始很喜欢听《私奔》,特别喜欢这一句“在欲望的城市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洁白如一道喜乐的光芒将我心照亮”。

    还有就是《绝世名伶》,反反复复的来回听。风格这么完整统一的一张专辑也只有以专辑为单位来听才够过瘾。每每听到《汪汪汪》的时候,感觉很特别看了一下,作词:范晓萱、周俊伟,作曲:大S、小S。这是怎样一个组合呀……